(1 / 2)

之后,陆垚垚每天忙着拍这档恋爱节目,忙得不亦乐乎。导演组很善良,也很尊重当初的约定,有优质又长得帅的男嘉宾,都优先让她挑选,她看中之后,再约到节目来进行第一次的约会。每天能见不同的大帅哥,不知有多开心。

所以,至少有一个月没有见到过顾阮东,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没住这边了,反正他房子多,不一定还记得这边有一套他的房子不是吗?

最近一次见,是前两天,她录完节目,回家有点晚了,在小区的花坛旁,看到他站在那抽烟,整个小区的户外,只有这个位置,是物业留出来允许抽烟的地方。当时顾阮东也看到她了,但是没打招呼,只看了她一眼,本来就爱穿黑色的衣服,现在整个人仿佛都隐没在这黑暗之中。

他当不认识,她更当不认识,径直上楼回家。她就是有一点不明白,之前明明好好的,那晚庆祝成为新邻居时,他虽然话不多,但是只要她在说话,他都会认真听,在电梯时,他的目光也一直胶在她的身上暧昧至极,正是因为气氛有点好,所以那晚回家时,她才期待会发生点什么。

如果真发生了什么,他怕负责,所以现在对她这个态度,她倒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两人明明什么都没发生,他这样,她只能归咎于:这个老男人有大病。

这么想,心情才好了许多。

她陆垚垚的人生准则就是:不要

埋怨自己,要无情地指责别人。

当然,这事她本来也没错。

那晚,顾阮东抽完烟,并未回家,而是驱车去了会所。去的时候,大金和大舫还有那位共同开发商业综合体的地产王总也在,他们正想打牌,三缺一,见到他来,三人都笑道

:“顾少来得巧,正好差一人不成局。”

顾阮东和他们几个关系不错,都是合作多年的伙伴,所以笑了笑,径直坐到牌桌上。他们三人爱热闹,也没那么多规矩,各自身边都带着一个女伴陪在旁边伺候,地产王总一看顾阮东一个人坐着有点形单影只,朝会所的经理喊了一句

:“人呢,没见顾少来了?”

经理就在门口站着呢,听到喊声,往里走了一步笑道:“俞瑜不知道顾少今晚来,刚下班走了,这会儿正往回赶呢。”

大舫笑道:“顾少真是浪子也专情,难道会所就没有别的姑娘能入你法眼?非要等俞瑜来?”

顾阮东任他们取笑也不说话,就坐在那专心打牌。等俞瑜到时,他已经连着赢了三局。

大舫和大金笑:“跟顾少打牌,家底要被掏空了。俞小姐你快来管管他,让他给兄弟留条活路。”

俞瑜笑道:“你们跟顾少打牌,本来智商就不够用,还不专心,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”

俞喻伶牙俐齿,也不惧场上这几个气质迥异的人,该损谁就损,丝毫不给人留情面。

王总也见过她几回,说道:“俞小姐

跟在顾少身边,别的没学会,这嘴上损人的功夫倒是年年见长。”

“王总,您再不集中精力,顾少就是有意让着你,你也赢不了啊。”

俞喻坐在顾阮东的身边帮他摸牌,顾阮东靠在椅子上,一只手搭在牌桌上,漫不经心也事不关己的态度,听俞喻和他们抬杠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