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“确实。”他深以为然。

“你都不关心我跟谁吵架?”

卓禹安笑,从善如流:“请问卓太跟谁吵架?要不要老公去帮你?”

舒听澜用的是车载电话。

小新坐在副驾驶座上,原本很安静地听着,反正就是对舒律师和卓总私下聊天的风格已经习以为常了,但是听两人谈话的语气,预估着马上又要开始变得少儿不宜了,她不得不出声提醒

:“舒律师,要不悄悄话,你们留到回家再说?”

小新倒不是不想听,而是有时候会被严重虐狗,虐到她会特别想谈恋爱,但是放眼过去,真的找不出第二个卓总这样的男人。

等舒律师挂了电话,她有点忧伤地控诉:“舒律师,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都要单身了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被你们害的。”小新就不再说话了,有点惆怅。

等到了律所,看到卓总已经在等舒律师了,手里还拿着一杯刚买的润喉茶,她人没了。

“小新,一起去吃饭。”舒听澜叫住她,看她觉得可爱。

小新回道:“不要,你们饶了我吧,我宁愿去吃路边的垃圾

食品。”

卓禹安递给她刚买的润喉茶,问:“还真是吵架吵的?”

“没有,顾阮东那个项目,有几个居民不想签字,所以上午跟她们说了半天话,声音有点大。”

卓禹安揉揉她脑袋:“你让顾阮东派几个人跟你一起过去。否则你只带着小新去,人家一看是两个女生,不欺负你们才怪。”

“嗯,我下回多带几个人去。今天去没想吵架的,就是想跟她们讲一下补偿方案,结果没想到,她们越说越激动,我也被她们带激动了。”想想有点好笑,大概就是每个律师做的时间越长,身上的气质慢慢就变了。

“嗓子不舒服,少说点话。”到了餐厅,卓禹安点的都是一些清淡好消化的食物。

舒听澜嗓子确实有点痛,就没再说话了,两人安静吃着。

等吃完时,卓禹安开口道:“妈那边打来电话问我们对婚礼都有什么要求,她在联系婚礼策划公司。”

“这么早?离过年还有几个月呢。”

“早点准备。”

婚礼的事,卓禹安自然是要亲力亲为的,只是程知敏知道他们计划回京办婚礼,很高兴,一直说她要负责筹备,原本卓禹安想也未想就拒绝了,但是舒听澜觉得不要打击程老师的积极性,她愿意操办,就让她办好了,一家人,其实没必要事事都争个主次。

卓禹安之前决定回京办婚礼,就是想让京中的亲朋接受听澜的身份,所以他母亲愿意操办

,听澜又特别支持,他才同意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