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我的能耐王爷不是早就知道了(1 / 2)

听到这些伤人的质疑,向来冷酷的萧凤第一次觉得好笑。他怒壑难平,他们成婚这么久,难道在她眼中,他就是宠妾灭妻、不变是非的负心汉?

他眸间露出犀利的光芒。

“谁说本王娶你……”

萧凤刚开口解释,便被外头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打断。

“王爷,不好了!李公公过来传圣旨,说是陛下宣王妃即刻进宫!”宁安急匆匆从外头跑了进来,他张口就大喊,全然没有注意到里头诡异的气氛。

陛下找她能有什么事?

不过片刻,裴兰若就反应过来了,这肯定是陛下给萧凤赐了侧妃,想要安抚一下自己,免得自己在他们大婚那日闹腾,让皇室威严受损。

想明白这些,她的心愈发的疼痛了起来。

“本王陪她一起进宫。”

萧凤冷眸微沉,褚云秋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地了,皇兄这个时候召见裴兰若做什么?只怕又是一场鸿门宴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宁安摇摇头:“李公公特地交代了,陛下只召见王妃。”

萧凤剑眉敛起,心中的疑虑愈发浓重。

“可有打探到其中缘由?”

宁安耸肩,双手摊开,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模样:“可能是陛下担心王爷的伤势,毕竟王爷的旧疾一直未愈合,所以才请王妃进宫询问情况吧!”

除了这个,他确实也想不到还能有什么事情,要让陛下单独召见王妃的。

闻言,萧凤神色依旧冷冽,漆黑深邃的眸中闪过复杂的神色。

皇兄下朝还特意拦住了尚大人,只怕正为皇后与褚云秋之事忙得焦头烂额,又怎会有闲心担心他这个弟弟的身体?

男人低头看着哭的眼睛红肿的裴兰若,闪过了一抹不忍之色。

若是他没有猜错,陛下这么急召她进宫,多半还是为了自己那“不育”的隐疾。

只是太医院的御医治疗了那么多年都无法探出结症,裴兰若去又能顶什么用?况且晋帝真龙之躯,她性子直率,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,若是不小心御前失仪、冒犯天威……

“哎呦,王妃快些和奴才进宫吧!”

李公公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,看到还站在原地没有动的裴兰若,急忙催促道。

裴兰若低着头,胡乱的擦拭了一下眼角:“好,我……”

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萧凤清冷的声音打断了:“李公公,王妃的医术很是一般,前段时间治好本王,不过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罢了了。”

他怎么敢?!

裴兰若本就在气头上,乍然听到萧凤这凭空污蔑,顿时来了火气。她唯一拿得出手的便是医术了,他怎么敢拿这个羞辱她?

“王爷,您这说的是什么话,当初你的命可是臣妾抢救过来的!”

“裴兰若,你好大的能耐。”

男人的表情严厉而冷锐,丝毫不顾忌她的争辩,“你可知欺君罔上是什么罪名?!”

“我的能耐,王爷不是早就知道了吗?”

裴兰若火冒三丈,她强行挣脱男人紧攥着她的大掌,竟是说什么都要澄清。

她费心跟着外祖,研习医术数十载,要是真由着他不分青红皂白,给她按上医术不精的罪名,她还拿什么名头去行医救人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